等明琛挂掉电话回来后,拍卖已经接近尾声。 凌晨六点,拍卖结束,明琛拿着最新的成交数据,再一想到刚才那通电话,不禁觉得双喜临门,心情颇好。 本是最困的时候,他却异常清醒,精神还十分抖擞。 不过他暗暗告诫自己,不可骄傲,于是在临走的时候特意嘱咐路经理道:“接下来出货盯紧点儿,别出什么乱子。” 只有把鲜花完好无损地运送到各买家的手里,他们的任务才算是完成。 路成伟当然知道其中利害,立即点头,“我一定会盯紧的!” 明琛随后坐车回公司,准备在去公司的路上先补个觉。 他休息了,而市场中心却才进入一天当中最繁忙的时段——出货。 无数货运卡车一辆接一辆有序的进入交易中心,将一个又一个分装好的箱子装进车内。 因为鲜花这种货物的特殊性,所有的车辆都经过了预冷,并加装了隔热层。 这还只是短距离运输的。 至于长距离的,因为时间关系,全部选择空运,在装入专用集装箱前,还对鲜花采取了STS脉冲处理。 所有的鲜花从包装到装箱、上车以及运输,全部有一套标准体系。 这些鲜花将在几个小时后抵达全国乃至Y洲各地,成为大家情人节的礼物,在有情人之间传递芬芳与恋慕。 而明氏集团的名号,也会随着这些小小的花束被人们熟知。 正是因为这小小的花朵里承载着一个企业的品牌价值和形象,路成伟哪怕再困,也强打起精神,不敢有半点儿懈怠和疏忽。 虽然整个交易中心的标准化流程已经十分成熟,并在过去几年间从未有任何事故发生,但他仍不敢掉以轻心。 早上七点半,孟一荻赶到花卉市场,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装货发货的热闹场景,这种场景在新桥已经持续了两三天了,就算孟一荻再怎么不关注节假日,也知道这天是情人节,毕竟节日气氛太过浓烈了。 只是此刻此刻,她却全无心思感受这种气氛。 进入市场后,她直接拨打了路成伟的电话号码。 路成伟接到她的电话后连忙赶过来,不禁有些奇怪,“孟警官,请问您是有什么事吗?” 一边说着,路成伟一边还抹汗。 这大冷天的,也难为他一路小跑过来还出了汗。 孟一荻懒得客气寒暄,直接说道:“我想去见识一下你们发货,可以吗?” “啊?”路成伟有些惊讶,这特意打个电话给他,就为了去参观他们发货吗? 但他很快收起惊讶,连忙点头,“没问题,您跟我来。” 虽然心里不清楚孟一荻想干嘛,甚至还忍不住吐槽她非得在自己忙的时候瞎凑热闹,但路成伟面上还是非常热情地将孟一荻引到了货运中心。 “您忙吧,我自己逛一逛。”孟一荻笑着对路成伟说道。 路成伟点头,随后满腹疑问地离开了。 事实上,在明琛慰问的那天过后,路成伟为了防止市场内再次发生偷窃事件,又考虑到过节期间的安全问题,就特意加大了市场内的巡逻力度,之后基本上没有人再敢乱来。 而春节到来,商场、景点和交通枢纽的人流量会急剧增加,花卉市场的人流量则相对年前减少了许多,这种时候,他感觉警方应该抽调更多的警力到需要的地方去,像孟一荻这样的便衣警察更是应该集中到商场等地去吧?可路成伟却发现,孟一荻几乎每天都要来花卉市场一趟。 而今天,她竟然还有闲情逸致来参观他们的货运中心,这就很奇怪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他却没有问,只是让人注意着她,然后就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这个节骨眼上,他可不敢为了拍马屁而忘记本职工作。 而这头,孟一荻迅速抬步走向装货的车辆,一辆辆看过去。 这两天有点儿冷,她穿了一件立领抓绒外套,还戴了一顶黑色鸭舌帽,不但把头罩住,还顺带把耳朵也给遮住了。 只见她迈步慢悠悠地走在货运中心里,然后伸手拉了一下衣领,余光扫向货车那边,随后低声道:“暂未发现目标人物,重复,暂未发现目标人物。” 与此同时,她耳朵里传来一道清晰的声音,“收到。” 随后,她理了理拉链,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走去。 尽管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她内心却并不平静。 就在半个小时前,她通过车上的监控清晰地看到了陈城出现在了市场内,并大摇大摆地进入了货运中心,她这才赶紧从车上下来,然后进入市场内查探,谁知道转了一圈,竟然没见到人。 “排查完毕,暂无发现,请立即排查出发车辆。”她继续说道。 藏在帽檐下的耳机里传来声音,“正在排查,稍等。” 孟一荻也没有闲着,她继续不动声色地把整个货运中心又巡视了一圈,只是一圈下来,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这时候,耳机里也传来了消息,出去的五辆货车当中,其中两辆只有一个司机,副驾驶上没有人。 孟一荻听到这话,一边观察现场装货完毕、签批发车的司机,一边走到了工作人员面前,然后亮出了证件,说道:“我需要查询你们最近出发的车辆信息。” 工作人员愣了一下,孟一荻干脆直接拨打了路成伟的电话,然后说道:“路经理,不好意思,可能要耽搁你们五分钟。” 路成伟急急忙忙跑来,就看到孟一荻坐在了工作人员的位置上,正浏览着他们公司的货运信息。 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孟一荻摁着她耳边的帽子,自言自语道:“尾号071的车辆不对,超过500公里的长线运输,他们都配备了另一名司机,那辆车的副驾不可能没人,赶紧调阅最近路口的监控确认!” “好!”对方立即回道。 “我马上出来!”孟一荻立即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路过路成伟身旁的时候对他讲道,“多谢路经理,我先走了。” 说着,她急匆匆地离开了货运中心,留下路成伟一头雾水。 “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他忍不住嘀咕道,随即心肝一颤。 刚才孟一荻那架势,怎么像是在和谁通话呢?但是她根本没有拿手机啊! 这种认知,让他心里产生一种极其不好的猜测,刚才那场景怎么跟拍电视剧似的呢?怎么感觉只有在警方抓捕罪犯、布局收网的时候才会出现呢? ------题外话------ 三更12点前放出来,我困出了天际,卡情节卡到脑袋成了一锅粥。虽然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我竟然写了整整四个小时……感觉我的笔力无法支撑我讲好这一段故事,我要琢磨好切入点和视角,请原谅我!

章节目录

奶凶忠犬护警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半阙长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阙长歌并收藏奶凶忠犬护警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