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与凉风共享寒暑黄叶与蓝天平分秋色 白茶闲来无事,走着走着便出了凡居,她不让家丁跟着,魔君跟三足乌像是有什么事,出去了半天不回来她先来无事便也到处逛逛,享受着独处的时光。 午后的阳光也算是惬意,林间漫步,她倒是想起了那日与亦宣的初次相遇,如此善良的一个俊俏男儿郎,此时应该是幸福的吧。 白茶想不通为何第一次见面那么狼狈,她恨不得想打自己,又不知道为何此时这般清醒,清醒到这尘世间的一切都不属于她。 内心的孤独是填不满的,纵使魔君待她万般温柔体贴到无微不至,可她终究还是感觉孤独,那颗心的孤独。 有的时候也享受着这孤独,只要控制住不要被孤独吞噬就好。 落霞与孤雁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她就这般溪涧漫步,貌似赤着脚才在水上是前世的事情,恍然那么一瞬间她觉得会异常熟悉。 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甜甜的梦,一个王子不顾一切奔向他的公主。 白茶的眼睛在看着远方,只是一只小野兔闯入了她的视线,她轻轻的走过去,还没有迈出一步,那小野兔便逃走了。 她是有些沮丧的,明明这个小东西闯进了这颗心,为何还要这般离去突然,就不能停下来聊聊天吗? 白茶环顾四周,这四周还是真是一个绝美的地方呢! 怎么以前都没有发现。 突然几匹骏马飞驰而过,像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白茶顺着马儿来的地方而去,没走一小会便到了镇上,人烟多的地方。 若不是那日魔君抱她走过,她还真是不记得原来自己住的地方离亦府这般近--- 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为何府前这么多人?白茶想要上前瞧个究竟,却听得人人议论:真是好人命短啊,这是什么世道啊 是啊是啊,更是可怜了那赵姑娘,年纪轻轻就要守寡了 三五个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传到了白茶的耳朵又惊了她的心:守寡?命短?亦宣哥哥吗?他怎么了? 只见亦府广招天下名医,就连皇宫御用医师全都调动了,医师出来一波一波都是垂头丧气,个个沮丧。 “亦宣哥哥----”白茶拨开人群,想要挤进去却被人抓住,一看是魔君更是惊喜:“你怎么来了” 魔君看看亦府更是一脸不高兴:“跟我回去” “我想去看看亦宣哥哥,他好像病了” 魔君一把拉过她:“他的病是好不了了,你看与不看都无任何意义” “亦宣哥哥怎么了?他怎么突然就病了呢?什么好不了了,他到底得了什么病?” “跟我走” “你这人怎么如此铁石心肠,为何不让我进去看看” 魔君一想到那群无用的家丁让她跑出来更是想把他们个个锁了魂,打伤他们真是打轻了。 “你不去,我去---” “-----” 这小丫头,这是---- “是茶儿姑娘吗?”一个家丁认出了白茶,更是惊呼:“茶儿姑娘真的是你吗?” 此时亦老爷得到消息更是出来迎接,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许多,连亦夫人也是,见到白茶更是老泪纵横:“茶儿姑娘----” 魔君一把搂过白茶:“听说令郎病了,娘子不放心,特来探望” “好!好!好!快请快请”天知道他们全府上下见到白茶是有多开心,因为亦宣的病是从白茶离开开始的,大夫说他思郁成疾久久困于心不得治矣! 白茶早已感受到死亡的气息,整个亦府上上下下沉浸在死寂里,一点生机都没有,那赵姑娘更是挂着两个肿眼泡,不知哭了多少次。 乍见到白茶更是吃惊,眼泪又从眼角滑落,整个世界从清晰到模糊,又从模糊到清晰:“茶儿妹妹,你可来了” 鬼知道她盼了多少次,恨了多少次,满是无奈,满是心慌,又满地荒凉--- 就算自己不予亦宣计较,可她始终还是没有走到他的心里,她恨白茶却又是羡慕她的,只盼此时她来了,亦宣能醒来就是好的。 越是靠近,白茶越双腿发抖,若是不魔君搂着,她怕是走不到床前,看到瘦骨嶙峋的亦宣,这恍如隔世的感觉真是一点都不好,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白茶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一动不动,内心的气压低到了冰点。或许,若不是魔君在场,她怕是要昏过去了。 “宣儿宣儿,你快看,谁来了,宣儿---”亦夫人更是轻声唤着,眼泪颗颗滴在他的脸上,貌似亦宣听到了有人唤他,更是轻轻触动着手指。 这是这些日子他给人的唯一反应。 亦夫人从不敢接受到最后被迫接受大夫的宣判,她的心也跟着死了。 此时的亦安貌似突然之间一夜长大了,看到白茶更是躲在她怀里痛哭到不能自已,嘴里一直叫着姐姐--- “哥哥---茶儿姐姐来看你了,你睁开眼看看好不好,哥哥---” 魔君一脸无奈,这生离死别的在他眼里是常态了,毕竟活了那么久,杀小鬼如草芥更是连眼都不眨,可莫名其妙的被这场面触动了心。 他悄然出去,他最是见不得是白茶的眼泪,罢了---- “亦宣哥哥----亦宣哥哥”白茶轻声唤着,或许是是那声声轻唤转到了他的心里,微动的睫毛,沉重的扑着--- 众人是喜悦,是惊喜--- “茶儿妹妹----”这一声回应,像是被人等了一个世纪,亦夫人哭到不能自已,此刻她有多心痛就有多后悔,后悔没有成全了亦宣--- “茶儿妹妹---”貌似亦宣像是还了魂一般,一字比一字清晰。 白茶紧紧抓着他的手,指尖的温柔打破了许久的寒冷。赵姑娘更是掩面退出,着实不想打扰了这深情。 只是亦宣才说了一句话便口吐鲜血不止,又仰面昏过去,这吓坏了众人,看到屋里忙作一团,白茶竟不知自己怎么走出去的,腿脚发软,更是没走几步便跌倒在地。 只见众大夫更是纷纷摇头,油尽灯枯,只有准备后事别无他法了--- 顿时间亦府上上下下哭作一团--- 白茶的眼泪更是夺眶而出。 “生老病死那是常态,你又何必如此伤心---”魔君竟不知怎么安慰她,刚才见赵姑娘跑出去,哭的如此伤心,他还想打趣她几句,没想到此时竟这么快阴阳相隔了。 不说话还好,一说,便哭的不能自已:“亦宣哥哥还这么年轻,为何----” 赵姑娘更是痛哭流涕,看到白茶更是将心中的挤压许久的烦闷发泄出来:“都是你,都是因为你,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可是我又是羡慕你的,我与他成亲这么久了,他心里想的念的都是你,最终积郁成疾才----都是因为你----”或许赵姑娘是伤心过度,才昏厥过去--- 白茶看着个个忙碌的身影,更觉得这是一个梦,梦里她发疯一样的追寻着亦宣的身影,又在梦醒的时候一切戛然而止--- 致使魔君喊她的名字她都全然不知。

章节目录

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森林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森林舞并收藏魔君帝王之天玄问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