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后的天气并未带来阳光,而是持续降雨,淅淅沥沥,朦朦胧胧。空气潮湿而闷热。 会议室内,气氛微妙的犹如天气,沉闷压抑。 陆星澜轻轻的搅动着眼前的咖啡,目光则落在远处被孤立的咖啡杯上,问道:“咖啡不符合李夫人口味?” “贵公司的咖啡,我可没福气。”安静面色难看,眸中染着薄怒。 在得知她故意不见时,她气急攻心,但也深知,不可鲁莽。自家儿子被关一月有余,不允许探望亦不允许保释,也不知如何了。想要见他,将他救出来,就要沉住气。 遂,想要用咖啡压下怒火,却不曾想…..咖啡甜腻的让人掉牙。 而陆星澜呢?避而不见也就算了,想妄想用这种方式让她知难而退,简直可恶至极。 “太甜?”对于她的冷嘲热讽,陆星澜并未动怒,她并不是好人,深知人家上门兴师问罪,她还以礼相待?这不是她的做事风格。 “原来陆总也知道!”安静冷笑,面色染着怒火。她一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人,竟然被一个小丫头给阴了,而且还是以这种不入流的方式。 真真是没有家教,没有教养!难怪陆家人不要她! “我听说最近李夫人情绪欠佳,而甜食能让人心情愉快!”她漫不经心的搅动着眼前的咖啡,目光闲适,话语温淡,对于她眼中的鄙夷视而不见。 听听,她多为她着想,多为她考虑。 将一件不入流的事情归功在了她的善举上,因为她的心情不佳,而她处于善心,才端上了让人甜腻掉牙的咖啡。 安静可谓是气的胸腔浮动,她本以为小丫头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小姑娘,能有多厉害,只不过找了郁家做靠山而已,却不曾想….. 眼前的女孩就是一只狐狸,言语之间温温淡淡,可一言一语中都带着锋利的刀刃。能在一夕之间伤人无形。 安静稳了稳神,深知硬碰硬,她一点好处都没有,遂,道:“陆总要怎样,才能放了我儿子?” “这并不是我所能决定的。”她轻轻的扣着桌面,视线轻轻缓缓的从她面上掠过。可其中的深意却让人不寒而栗。 一则,是告知她,想要救自己的儿子,取决于他们。 二则,是告知她,想要救她儿子出来,决定不再她这里,而是在某人。 “什么意思?”安静蹙了蹙眉。不是她能决定的,那还有谁能决定。 郁霆川吗? 可如果是郁霆川,那警局的人为什么要说,找事情本源呢? “字面上的意思。”陆星澜抬眸直视着她双眸,当初弘宇肆无忌惮的行凶,不过是仗着身后有人撑腰,有人指使。 而今,那个人在所求无果下,将无辜的人拖下水,试图将脏水扑到她身上。那么她也就没必要保持沉默。 “令公子心性如何,我想,李夫人最清楚!”她提点道,话语温温,点到为止。 自家儿子什么样的胆识,什么的品性,她很清楚,虽然平时骄纵了些,但心还算好,除了跟女明星传点绯闻,闹个花边新闻,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至于….行凶杀人更加不会做。 自家丈夫让其进演艺圈时,就疾言厉色告知过他,不可染毒品,不可伤人,亦不允许杀人。而自家儿子在三保证过,所以,当安歌告知她事情原委时,她才觉得奇怪,因为自家儿子并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不会当着众媒体的面行凶,留下把柄! 安静细细思忖了一番她的话语,随即,深眉紧蹙,“你的意思是说……” “李夫人是聪明人!”她看了她一眼,随即,转身打算离开。 “这不可能!”安静站起身,拦住她,继续道:“安歌从小对我儿子就很好,不可能做伤害他的事情!” 不可能? 四季轮回,万物更替,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改变一直是人性中千古不变的真理,大到可以用四季万象来说明,小到可以从人性来讲解。 陆星澜笑了,目光缓缓的落于她面上,问道:“世界万物瞬息变化,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说完,迈步离开,却被拉住了衣角,陆星澜目光缓缓的落在衣角上,眉间染上了风霜。周身气场如君临天下的女王,定定的看着她。 安静被她目光所震慑,悻悻然的放开了手,反驳道:“即便如你所说的那样,但我不管,你跟歌儿之间的过节,不该将无辜的人牵涉进来。” 她不管她们之间有什么样的过节,但不该拿他们李家来当这个炮灰。 无辜? 陆星澜笑了,目光沉沉的落在她的面上,虽说弘宇被安歌利用,来挑起她跟她的战争,但….当面行凶是事实,想要伤了她旗下的艺人也是事实。 随即,话语凌厉,带着飓风,“李夫人对于无辜一词有什么误解?还是李夫人觉得弘宇的命是命,别人的命是草芥?嗯!” 话语低沉,凌厉无比。 安静话语一噎,失了言语。 这句话太过于刁钻,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解释,来说明,都是错的。 见她不语,陆星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欲要离开,却听她缓缓道:“陆小姐不如跟我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陆星澜脚步微顿,似觉得新鲜。 一个是豪门太太,一个是征战商场的女总裁,他们之间可没有什么样的交易可以进行。 “对,交易!”安静定定的看着她,面色稍有平和。 “李夫人以什么样的筹码来跟我做交易?”陆星澜缓缓的转过身,目光对着她的视线,似笑非笑。 “你可知歌儿为什么要针对橙?为什么要针对你?” 为什么? 她心里很清楚,遂,看着她道:“我想,这个筹码还不够跟我做交易。” 安歌针对她,她早就知道,无非是心之所向,而所求不得而已! 在爱情的世界里,一个人有多爱另一个人,多喜欢一个人,那么便注定了全盘皆输。 “那如果在加筹码呢?”安静冷静应对,在所求郁老爷子无果后,她只能将最后的筹码压在了她身上了,“知敌情,才能握有胜券,不是吗?” 闻言,陆星澜脚步微顿,目光缓缓的打量着眼前的妇人,道:“敌情?” “是!”安静回答,在她心里只有儿子是她的重中之重,所以,对于安歌,她只能弃了。 她不仁义,那她也没必要顾念姑侄关系了。 “我所求不多,只希望你能念在弘宇是被人利用,能网开一面。”安静看向她,道。 为了更加的有信服力,她继续道:“这关乎你以后的婚姻幸福!安歌跟郁少。” 陆星澜笑了,心中可悲不已,每个人都有私欲,为了达成各种各样的目的,而不惜拉人下马,即便这个人是身边从小长大的至亲。 真是可悲可叹! “你说!”她话语冷淡,对于她的行为所不耻。 “歌儿跟郁少从小就订有婚约,虽说只是口头协议,但歌儿从小就认定了她可以成为郁少奶奶,可却被你….占了先。” 安歌利用她儿子去挑起事端,作为过来人,她也明白,为了嫁给郁霆川,安歌从小就很努力,就是为了能配的上他,可现在……眼见着尘埃落定,有望成为郁太太,却被人横刀夺爱,是个女人都会嫉妒的。 婚约? 陆星澜笑了,真正笑了,怪不得安歌每次见面,说的最多的话便是“他是我的!” 原来是这个意思! 郁霆川啊郁霆川 你可真真是好样的! 这段时间对她的宠爱,纵容,原来都是糖衣炮弹里的毒品,让她站在世人的制高点,被人戳脊梁骨。 她跟他有婚约,而她成为他妻子,在外人眼里,会是什么状况,人们又会如何想? 婚约中的小三? 还是插足者? 亦或者是破坏者? 陆星澜站在玻璃窗前,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面色寡淡,毫无情绪。 晏舒窈进来,看着她的脸色,道:“怎么了?李夫人很难缠?” 陆星澜摇了摇头,转过身,定定的看着晏舒窈,半响,后,问道:“窈窈,你可知安家跟郁家的关系?” “你问这个干吗?”对于她的问题,她不明所以,遂,问道。 “你知道!”陆星澜定定的看着她。 晏舒窈点头,“据说,安老爷子跟郁老爷子是同生共死的兄弟,当年从部队退下来,关系一直很好!” “关系很好啊!”陆星澜轻轻呢喃,随后,嘴角勾着一丝冷然,目光静静的看向外面的雨幕,面色不定。 还好! 还好她没有太过于失败,还好,她没有将心交出去! 真是庆幸! 那侧,郁霆川刚下飞机,便迫不及待的给自家太太打电话,却不曾想......一连十个,都未曾有人接听。 蹙了蹙眉,一个电话打到了晏舒窈的地方。 晏舒窈看着屏幕上的手机号码,目光缓缓的落在站在窗前的女孩身上,道:“不接?” 陆星澜淡淡的撇了眼,后,移开视线。 晏舒窈了然,将手机调整为静音模式后,放于了一边,目光则疑惑的看向窗前的人,问道:“吵架了?” 陆星澜摇了摇头,心情欠佳道:“今天,我要回陆宅。” “两老回来了?”晏舒窈问道,能让她主动回陆宅,只有那两位可爱的老人家了。 陆星澜点头,道:“你先下班吧!” 另外,她停顿了半响,后,道:“明天找个临时工,帮我打扫下京华茗苑的房子。” 晏舒窈看了她一眼,点头,并未多言。 她跟她朋友多年,深知她的性情,她不言,她无需问,她言,她成为聆听者,今天她突然会提起安家跟郁家,那么想必知道了些什么,而暂时不方便告知她。 伸手轻轻的抱了抱她,道:“下雨天,早点下班!” 陆星澜点了点头。 暮色沉沉,临近七点。 陆星澜拿包欲要离开,前往陆家,放于桌上的电话再次响起,一个又一个,陆星澜蹙了蹙眉,伸手将电话挂掉,随即,将手机关了机。 那侧,郁霆川拿着手机,心心念念的给自家太太打电话,拨了一通又一通,未有人接听,再次拨打,手机里传来的女音告知他,郁太太关机了。 关机了! 郁霆川心情可想而知,本对于这份感情就颇为担心,晨间,机场上,郁太太的“尽量”二字,还未让他从欣喜中回过神来,却不曾想,到了美国后,直接被无视了。 被无视了! 男人的心情犹如过山车,上下起伏,异常的难受。 阴沉的脸更是犹如惊涛骇浪的海面,站在长廊下,拿着手机,给自己的特助打电话。 心情万分焦躁不安。 这侧,青岑奉命接陆星澜下班,拿着手机,战战兢兢听着话筒中传来的冰渣声,惶恐不已,为何,只因,自家少爷声音冷冽的犹如寒冰,毫无一丝的温度。 见到陆星澜从电梯口走来,立马像是见到了救世主,飞奔过去,举着电话,迫切道:“少奶奶,少爷电话!” 陆星澜目光缓缓的落在他的面上,看似平平淡淡,可让青岑感到犹如置身在铁板烧上,冷热交替,异常难受。 “少奶奶!”他硬着头皮,又唤了一声,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陆星澜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拒绝接他的电话,可那个男人有的是办法,接过千寻手中的手机,附在耳边,并未言语。 “下班了?”像是有心电感应一般,郁霆川轻声问道,生怕惊扰了大洋彼岸的某个闹情绪的小姑娘。 “嗯!”言简意赅,并未多答。 见她情绪不高,郁霆川不明所以,但还是耐着性子轻哄,话语柔软的犹如春风,“谁惹我家小姑娘生气了?” 闻言,陆星澜嘴角勾着一丝冷然。 谁惹的? 除了现在跟她打电话的混蛋,谁会惹她? 目光缓缓的落于某处,看着某个向她走来的人,挑了挑眉,问道:“知道了,你会帮我?” 她不说是谁,也不说是为了什么生气,而是反问他。 郁霆川好笑,但还是回答道:“当然。” 听到回答,陆星澜笑了,笑的明媚张扬,笑的璀璨耀眼,看的在场的两个男人从心里开始发凉,彼此对视了一眼。 “那如果我告知你,这个惹我的混蛋是郁先生本人,郁先生要如何做!”陆星澜话语冷冽,犹如寒冬。 “是暴打一顿,还是曝尸荒野,亦或者石沉大海?”陆星澜话语温淡,可每一词语都让人不寒而栗。周身的气场冷冽的让身边的两个男人齐齐向后退了一步,而电话里的郁霆川站在廊下,久久未回神。

章节目录

郁少谋妻之步步为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向阳亦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向阳亦暖并收藏郁少谋妻之步步为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