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西云南都被傅笙凉这一声低呵叫停了脚步。 只是两个人的表情都很淡定从容,就像是对一直尾随在后的人早有察觉。 不过傅笙凉的注意力全在敌方身上,并没有注意云西和云南的反应。 他倏然转身,望着巷子角落一处阴影,猛地发出一声厉呵,“谁?我看到你了,赶紧出来!” 云西和云南也转过视线,望向那处阴影。 那片深灰色的阴影像是微微颤动了一下,顿了半秒之后,从里面走出一个高挑的身影。 墙外的光线一点点投在他的身上,映得他一头的金发越发辉煌闪亮。 傅笙凉眉头微皱,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跟云西打擂台赛的英兰第一学霸殷三雨。 “殷三雨?”傅笙凉不觉疑惑出声。 殷三雨表情凝重,目光直直盯在后面的云西身上。 他嘴唇轻微嗫嚅了一下,才哑声说道,“云西同学,我想找你问点问题,不知道可不可以和单独呆一会?” 听到单独两个字,云南目光陡然一寒,旁边的傅笙凉则像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直接喷笑出声。 他抬头掩唇,一边忍着笑,一边整了整斜跨在肩上的书包,回过身,脚步轻佻的向殷三雨走去。 直到几乎走到与殷三雨鼻尖顶鼻尖了,傅笙凉才挺住脚步,双眼微眯,下巴微扬,蔑视的俯视着他,轻笑着说,“哎呦喂,瞅瞅,瞅瞅,这位是谁啊?难道不是那个怀疑云西作弊的英兰第一学霸吗?怎么着?刚才没比过瘾,这会还要再接着比?” 傅笙凉越说越气,他伸出一只手指,蛮横的戳点着殷三雨的前胸,“骚年,千万别把自己当根葱!出了英兰,没人认识你是谁,想再找云西的麻烦,也要先问问哥哥我答不答应。” 起初对于傅笙凉的挑衅,殷三雨是完全没有看在眼里的。 他的目光全部都放在了云西的身上。 直到傅笙凉开始动手挑衅,殷三雨面色陡然一寒,手上动作快如闪电,一抓一拧,就钳制住傅笙凉的手臂狠狠往后一拧。 “握草!”傅笙凉完全没料到殷三雨的动作竟然会那么快,快到他反应过来时,胳膊就已经被他拧脱臼了! 要知道他可是个异能啊,云南人形收到了限制,体能真的成了普通人。 可是他傅笙凉可是个完完全全的异能人。 凡人要想偷袭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这个殷三雨不仅偷袭成功,更是快得连半点反应时间都没给他。 又气又怒的傅笙凉身上磁场骤然加强,没被控制住的另一只手迅速集结起超强的雷电暴。 后面云西一眼看到傅笙凉手上的能量气场,唇角不觉扬起一抹残忍的笑容。 虽然她还没有弄清殷三雨身上独特的异能和他的目的,但是既然敢摆出跟她叫板的阵势,就该是她的敌人。 又加上对云南描述的那个会脑残的迷恋上他,更被他无情利用的未来的忌惮,更叫云西对这个变化多端的殷三雨,打心眼里的厌恶。 尽管云南说不能轻易除掉殷三雨,但是云西可不想管那么多。 再者说,现在出手是愤怒的人形涂涂,又不是她自己。 涂涂手中雷电暴的强烈的程度足以消灭掉一个小异能,肉体凡胎的殷三雨肯定瞬间就会被秒灭成渣渣。 最重要的是,殷三雨身上的异能来源,她已经有了些线索。 她很肯定,涂涂这一招雷电暴下去,殷三雨绝对只有飞灰湮灭的份! ------题外话------ 作者的话(此段不计入字数)推荐友文《权门宠婚之夫人又凶又萌》/雪年年 (本文古穿今,强强联合,双洁,互宠1v1) 她是“凤玄’国最强大祭司楚洛,天人之姿,窥天机,断生死,蛊毒医煞绝天下。 一场意外,重生在异世一个即将高中毕业,只因告白失败,就要跳楼自杀的问题少女楚洛身上。 爹不疼娘不爱,亲姐欺负,同学冷暴力…… 楚洛嘴角扬起冷漠的弧度:很好,敢欺负本祭司者,一律杀无赦! —— 后来…… 祭司大人只热衷三件事。 一、考第一拿各种证书奖项。 二、专治各种不服。 三、向厉焱撒娇。

章节目录

异能女王之系统大人又吃醋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大耳朵尾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耳朵尾巴并收藏异能女王之系统大人又吃醋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