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蓬莱趁乱攻打大燕,田王荒岛遇袭被俘 文昌帝赵毅历经母后魏泽文暴毙、太子妃和双生子同时陨落、和兄弟激战皇城,几乎丧命,死里逃生,皇权更迭,百官重设,使得本来就风雨飘摇的大燕更加地摇摇欲坠,虎视眈眈的诸国也蠢蠢欲动。 但是比他更为仓促和狼狈的还有一个,便是蓬莱国的田志勋。 自从他挟持了宋鹤杨才得以活着离开荣国,在边境他把宋鹤杨扔给荣国的边防守卫,在皇帝田霂的安排下,早就有军队接应他回了皇宫。 兄弟俩说起在荣国的遭遇,唏嘘不已,田志勋遗憾地说:“霁月公子确实非凡,不仅满腹经纶,才智天下罕见,便是那气度竟也是天下无两!即便臣弟关了他一个月,他依然面不改色,只是可惜身体太过孱弱,臣弟食宿不曾亏待了他,还是病了!费了那么多周折,最后竟然被劫走了!甚是可惜!” 田霂说:“不必遗憾,皇弟安全回来,比什么都重要。此事怕不会善终,大燕向荣国要人,荣国向我蓬莱要人,据说一股不明身份的江湖人士不断地袭击荣国皇宫和大营,宋皇惶惶不可终日!你我兄弟,还是要早做安排!” 田志勋自然知道这一点,于是兄弟俩抓紧部署边境,一时间,草木皆兵! 正在他们紧锣密鼓地准备边疆战事,却传来霁月公子被人射杀的事!谣传劫持者乃蓬莱人,最后死于蓬莱国人虐待。 田志勋和田霂马上确认这等栽赃嫁祸,无非引起天下人对蓬莱的愤慨,引起诸多群起而攻之亦未可知,他们没有做这个事怎么能承认,尤其是霁月公子还被射杀,天下谁不知道霁月公子,这个罪名担不起! 于是田霂立即修国书传向大燕,表明蓬莱确未做此等小人行径,另外他们还在民间到处张贴告示或着人宣讲,霁月公子在某月某日在荣国被害,届时,田王一行参加四国会议的官员全部离开荣国,此事与蓬莱国无关。 他们忐忑中等待大燕国书回复,却等到了消息说大燕发生宫变,太子赵毅弑杀君主,囚禁手足,残害庶母,草菅人命……皇帝和皇后全部暴毙!赵毅登基,年号文昌! 两兄弟正讨论这事,又接到探子回复,荣国本来已经准备好给大燕赔偿,结果趁着大燕宫变,内乱,赔偿的东西直接扣下,大兵压境,伺机攻打大燕。 探子是蓬莱国安置在荣国的细作,一般都不启用,此时反馈这个消息,必定是确凿无疑。 田志勋本来是准备平了大燕关于霁月公子的事,要立即赶往自由之地的,现在一看这个情景,立即对田霂说:“皇兄,蓬莱国国土狭小,四面环海,物资艰难,这是个好机会,不能便宜了荣国!臣弟愿意带兵攻打大燕,打他措手不及!” 此乃开疆扩土的绝佳时机,田霂应允! 于是田志勋和大将军褚海卓点兵,从西北出发,最大的海船一百余艘,两万多精锐之师,千帆齐发,趁着东南风,向大燕浩浩荡荡而去。 就在海船出海不到五百海里便是一座无名小岛,这座小岛田志勋是知道的,太小,方圆不足五里,而且是礁石岛,怪石嶙峋,寸土皆无,寸草不生,冬天寒冷刺骨,夏日日光暴烈,所以蓬莱国四十六岛,有十多个这样的岛只能作为荒岛对待。 虽是荒岛,也派人守卫,到底是国土! 田志勋便安排战船在此地稍作休整。 远远地看见岛上瞭望台上大红的旗子飘扬,有人在上面摇旗致意。 田志勋便叫大家靠近,旗兵以旗语回复田王率兵途经此岛,略做休整,半日便走。 哨兵也用旗语回复欢迎登岛! 战船减缓了速度,慢慢地靠近小岛,在距离岛两百米处抛锚向码头铁桩挂缆绳停船,田王命令吃喝休整。 岛上的哨兵解下一条大木船,两个人慢慢地摇着向田王和褚海卓划来。褚海卓看了那哨兵几眼,不禁皱眉。 田志勋问怎么回事?有什么问题? 褚海卓也说不上来,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他摇头,说:“没什么,这两个哨兵看着眼生!” 田志勋非常警惕:“哨兵你都认识?” 褚海卓说:“那倒未必,只是这个哨兵,总觉得过于……镇定了些!对,是太镇定!” 一般哨兵看见第一亲王以及国家的大将军,不应该激动万分吗?这两个哨兵为何这么平静? 田志勋也死死地盯着那两个哨兵,他似乎也发现了问题,蓬莱国的人长相很清秀,这两个哨兵虽然也甚清秀,只是,个子似乎太高些,要知道蓬莱国的人普遍比荣国和西秦人矮瘦一些,更比不得大燕人。四国中,大燕人个子最高,蓬莱国人个子最为矮小。 那船离着田王和大将军还有几十米远时,田王立即喝止对方,不要过来,速速回到岛上去。 哨兵不知道缘由,但是田王的话不能不听,他们立即听话地调转船头,回了岛上。 看着他们执行命令回去岛上,田王仍不放心,叫褚海卓派人去岛上看一看。 褚海卓正有此意,便派了副将和一名侍卫划了筏子过去。眼睛看着那两人上岛,进了瞭望台下的营房,半天两人出来,后面跟着刚才两个哨兵,其中一个似乎是吆喝了一声,于是便看见岛上的人似乎跑着集合。 半个时辰后,副将和侍卫手里每人抱着两个坛子放在筏子上,欢欢喜喜地回来,哨兵也再次给他们送出来,上了筏子。 岛不大却也有方圆两三里,他们距离岛几百米,况且岛也不是一马平川,肉眼看看,很多东西还是看不清楚的。 副将和侍卫筏子靠上来,褚海卓在两人回来后问有没有异样?副将说册子上和人都能对的起来,营房里和瞭望台均无异常。 田志勋和褚海卓都不觉得自己是多虑,大战当前,事关一国安危,任何闪失都不能发生。 褚海卓问副将:“你们拿的这两坛子是什么东西?” 副将说:“鱼子酱,糟鱼,还有一坛子醉蟹,属下在那边尝过了,真的是太好吃了,没有想到这荒岛上还有这样的美味。” 褚海卓说:“靠海吃海,他们能自给自足,是蓬莱之福。既然如此好吃,你且拿去给大家分分,都尝一尝,叫他们都学学自力更生的精神。” 副将答应着,留下一坛子鱼子酱,其余的都拿了递给其他船的兄弟,叫他们传一传,都尝尝。 很快地,那些坛子便传了下去。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当那些士兵打开坛子上的塞子,塞子下面连了一条线,只那么一扯,忽然那些坛子便“轰隆”炸了! 因为休整吃饭,所以士兵们比较集中,躲闪不及的官兵瞬间被炸飞上天,然后再噗通入海,船体四分五裂,木屑狠狠地扎进士兵的血肉之躯中,海水也被掀起几米的大浪,顿时,海水被染得一片血红。 褚海卓大叫:“保护王爷,保护王爷!” 侍卫也团团把田志勋围在中央。 而田志勋比他们理智一些,他感觉问题就是那个坛子的盖子,急声喊:“快快,把坛子扔海里,坛子扔掉!” 他的贴身侍卫立即抓住神避难的坛子就往海里扔,但是,悲剧的是他根本不知道机关在坛子盖子上,第一把他还是抓在坛子颈口部,另一只手去捧坛子! 其实不怪他,坛子外面圆润光滑,任何人去抓肯定会抓有凸起的地方,盖子如同把柄一般,去抓坛子口部太正常了! 盖子一下就被他拉了出来,拖着一条长长的线,他使劲扔出去之前,坛子便在半空里炸开了! 带着火光,爆炸声响起,那惊天动地的响声,瞬间夺取他们的听力,烟雾一阵腾起,无数的坛子碎片如同一把把锋利而且高速的刀子,带着万钧之力,不规则飞出!热气流也瞬间引起一阵狂风,把战船推出几米远! 褚海卓和田志勋同时被飞来的碎片击中,巨大的推力,他们身体若弯弓一般向后推出,身上嵌着碎片,血液也呈慢镜头一般的线状呲出!那种瞬间爆发力,任是武功再高,剑术再精,也无用。 褚海卓当场身亡,田志勋重伤昏迷,落入大海。活着的士兵和亲卫一叠声地喊:“救王爷,救王爷!” 没有任何防卫地就立即下水施救。 田志勋掉落不久,所以很快浮上来,士兵找到他还是很快的,众人齐心协力地把田王拖着往战船送。 整片海水都是红彤彤的颜色,与碧蓝的大海相得益彰,颜色十分凄美!大量的鲨鱼闻着血腥扑来,这些死无葬身之地的便成了鱼儿的腹中餐! 那些下海搜救田志勋的士兵和侍卫,身上的甲胄遇水更加沉重,本来就受伤,被海水一浸,盐水刺激的伤口就像再次受了一次刮刑!而鲨鱼们兴奋地冲上来开始大餐之旅! 海上不比沿岸,再平静的海面也是海浪不断,他们距离最近的战船不过二三十米,而这点距离如今却如天堑一般艰难异常。 整个海域,血红,惨叫,混乱! 百多搜战船,一半折损,主帅一死一伤,士兵因为集中吃饭,折损更是超过六成以上。 战船上有人使劲喊:“快,抓住绳子,快点,敌人追来了!” 岛上,岛的周围在爆炸声结束后不久,忽然从岛的背面围拢来十多只船,船不大,而且人也不多,个个手里拿着长剑和弓弩,堆放着好几个那种坛子。 水里救田志勋的将士和侍卫们几乎筋疲力尽,就靠着一丝意志坚持着,哪里还有力气拉绳子,哆嗦着手把绳子系在田志勋的腰上,几名士兵和侍卫便撒手放弃了挣扎。 船上的人立即把人拉上船! 蓬莱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坛子是致命的武器,未到大燕边境,便折损六七成!此时再看见那种坛子,拉上田王,一个个赶紧船掉头,加速逃跑。 但是从西北往东南跑,哪里有那么便利?这个季节正是东南风,顶风行船十分艰难,更何况这些战船还有大多受了损坏。 绝望之下,有人喊:他们人不多,和他们拼了! 大家都把武器拿好,也有拈弓搭箭的,往那些船上便射,那些人进了船舱,不出来,只一个劲地往他们这边追。 追兵的船速同样不快,但是对方船少,掉头方便,虽然只有十来条船,却呈半包围状向蓬莱船队围拢! 蓬莱士兵看着双方这个恒定的距离,也不再纠结攻击,只拼命向前逃,只要保持这个距离,他们很快就能回到田王的仙山五城。 在距离仙山五城不到百海里,有眼尖的士兵看见前方几艘挂了帆的小船,帆鼓得鼓鼓的,箭一般乘着东南风向蓬莱的战队飞奔而来。 有小头目立即喊:“停船,停船,分散,分散!” 慌乱地调转船头,分散船,又有人喊:“注意后面的敌人,注意后面的大燕人!” 此时再不明白追来的是大燕人,那就傻了! 船队转头哪有那么灵活,慌乱之中,战船互相碰撞,行速更是受到影响。 不过好在后面的大燕人似乎有什么忌讳,停止了追击,有序地掉头向两边分开,似乎给那些飞奔来的帆船让出一条路一般。 就在那时折腾中,大家看到了第一艘帆船到了战船跟前,船上很奇怪地堆着一堆稻草,稻草堆上躺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士兵,口里塞着布团,看见蓬莱人,急得呜呜呜地叫。 马上就有人喊:“去,把他拉上来。” 立即有人把他口里的布解开,他急吼吼地说:“快点,解开我的绳子,快点!” 小头目问他:“怎么回事?” 那人说:“仙山出事了,大燕人登岛了!——你们快点给我解开……” 小头目一听,立即地把他的手上绑缚的绳子解开,拉他上了战船,那人却似乎承受不住,一个趔趄倒在船舱里。待小头目再派人去拉他上来,后面跟着飞奔的帆船一艘艘地已经也到了跟前,“咣咣”地撞上战船。 每一艘帆船上都装满了稻草! 就在那时,那个人忽然伸手打着了火折子,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际,点燃了帆船里的稻草堆,而他自己,一个猛子扎进海里去了。 众人大惊失色,小头目尖声叫道:“奸细,奸细,他是奸细!”

章节目录

孤女勤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曼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曼惠并收藏孤女勤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