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柔根本不能接受哥哥不是太子,她皱了皱眉头,有些质疑庄策的话,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在骗自己。 “青梁国皇室有个传统,如果太子是双生子,后出生的那位,就只能终身做为太子的影子存在。”庄策说道。 “唐朔和唐涑便是一对双生子,唐涑生出晚了一刻钟,所以是影子。当时在场知情的宫女太监,灭口达二十余人。” 双生子? 庄柔还以为他们会说出什么妃子换太子的事,却没想到是亲兄弟。 这个规矩虽然是宫中皇家的事,却没有隐藏起来,而是向外公开。 但除了些必须知道的人,皇家不会告诉其它人,继位做皇帝的太子,有没有这样的影子存在。 想要暗杀皇帝,也得考虑对方是真的皇帝,还是他的影子兄弟。 因为那晚生的皇子,终身不能见外人,从孙童时一举一动都要模仿自己的哥哥。等太子当上了皇帝,在会有危险的场合,也要替他出面。 青梁国漫长的历史中,出现过无数次刺杀皇帝的事,只有三次成功。 一次便是鸿业帝这回,而另外两次虽然成功,杀掉的却全是影子。 杀了个假皇帝,换来的却是几百上千人受牵连,满门抄斩、祸及三族、甚至诛连九族都有可能。 只要刺杀失败,将会付出超出想象的巨大代价,三思而行的人便多了。 所有人都知道,眼前的皇帝可能是替身,虽然也有可能不是,可你不知道呀。 虽然皇帝是安全多了,但那真实存在的影太子,就得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没人知道他的存在,只有为皇帝死之后,才会让世人知道他是谁。 若是皇帝能活到寿终正寝,影子也会在皇帝毙的那天被赐死,到死也没人知道他的存在。 这是一个从出生就充满了悲剧的人,而哥哥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庄柔沉默了片刻,便不以为然的笑道:“那又如何?” “别说哥哥确实是青梁皇帝的血脉,先皇后的亲子。就算他不是皇家的人,这皇位他想坐,那便坐得了。” “难道没你们,哥哥都坐不上这龙椅了?” 她一点对皇室应有的尊敬都没有,和庄淳善比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皇位谁有能耐谁坐,反正都是抢来的,更别说还名正言顺。 庄柔提出了疑问,其实也是想从庄策这里套话,让他们仰仗的到底是什么。能有这么大的把握,认定哥哥会和他们合作。 本来这事是不能说的,庄策却说了出来,“青梁的皇帝在被选为太子时,就会在背上纹一副龙腾九天图。” “影太子的背上只有云而无龙,唐涑若是想用太子的身份拉拢老臣,就得补满龙图,不然世家权贵和重臣,都不会支持他。” 他故意把此事说了出来,以他对庄柔调查来的情报了解,只要知道哪有龙图,她一定会不择手段的想弄到手。 只要敢出手,那时她必死。 庄柔何常不知道,这可能是陷阱,但她不得不开口问。 “这么说,咱们庄家有这龙图?”她一脸好奇的问道。 庄策笑道:“没有。” “什么嘛,原来没有。”庄柔不满的嘀咕道,失望之色堆满了脸。 她嘟着嘴说:“那肯定只有皇宫里有了,不过还有一个地方有,就是现任太子的背上。” “难道说,我们要去把太子绑来,取下他背上的图?”庄柔用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兴致勃勃的问道。 庄策听着不对,这种事你自己私下去做就好,讲出来干什么! 谁要和你同流合污,行这种满门抄斩的祸事。 “不止这两处,龙图还被拆分成了十份,分别在十位重臣手中。当有新皇继位之时,他们就要请出龙图对比,无误之后才带领百官跪拜。 庄策仔细解释道,好似在为她着想,实则包藏祸心。 庄淳善只是看了庄策一眼,并没有出声阻止,那点小聪明在他这里一览无遗,他看破却不点破。 “哇,竟然还要做这种事,在青梁国当皇帝也太麻烦了吧。”庄柔一脸惊讶,不过想想也能理解。 这大概不是防影太子,毕竟人家也是皇帝亲生的儿子。 肯定是双胎太子稀少,为了保命,立了太子之后,就会去民间寻找相似的人。 天下人这么多,只要耐着心思找,总能找到七八分相似的人,再教导几年,不是贴身之人肯定看不出来。 这是担心影太子有异心,或是被人利用,跑来顶替真正的太子登基。 搞不好时不时的,还会去查查当今皇帝的背后,有没有那副龙图。 庄柔没问庄家要从哪里把龙图弄到手,凭他们在青梁国的地位,出入皇宫的便利,那龙图搞不好已经临了一份备着了。 现在对自己说的这么细,肯定不安好心。 她暂时不能肯定,庄淳善要如何算计自己,不过想这么多没用,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接招便是。 想到这,庄柔便说道:“原来如此,咱们家果然有一手,能逼得哥哥不得不和我们联手,那我嫁不嫁都没什么关系呀。” “我已经有心上人,再说大昊谁不知道我是他的妹妹,哪有妹妹嫁哥哥的道理。以后哥哥是要做皇帝的,做这种有污点的事还怎么服众。” 她笑道:“祖父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事还是算了吧,其它的好说。” 在问了这么多的机密之后,庄柔竟然敢当面拒绝了此事。 庄策本以为她会先答应下来,之后再寻机会去偷龙图,没想到她直接拒绝了。 如果是在庄家学堂长大的庄姓子弟,大多都会这样干,只要能达到目的,暂时的低头根本无伤大雅。 “你想背叛庄家?”庄策一笑,能不借用其它的势力,用家法就处理掉她,那就更好不过了。 庄柔抬起头看着庄策,正色说道:“庄家几代人,都是听命于唐氏王朝。我不知当年发生了什么,只要是唐家人坐在那皇位上,庄家便会效忠于他。” “我想这也是当年祖父带着锦龙宫,能够在激流之中急转,去帮鸿业帝的原因。” “或许,庄家守着这个规矩,只要不破坏它,每任皇帝就算不信任庄家,瞧不上我们,却也能放心大胆的用庄家。” 她看向了庄淳善,“好用的狗,谁都喜欢用,这就是庄家的生存之道。” “忠诚,对唐氏绝对的忠诚。” “你!”庄策皱眉不悦,他非常讨厌这个话。 外面的刁民说也就罢了,连她也这样说,那可就不能原谅了。 庄柔抬手示意他别说话,继续说道:“母亲从小便教导我,那是我的哥哥,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听他的话,就算是要我的命,也要毫不犹豫的交出去。” “我想祖父应该能理解我的想法,如果我嫁给哥哥,那便是背叛了他。” “庄家对我没有恩,也没有付出,我不可能也没有理由的听从庄家的吩咐。” 她慎重其事的说:“食谁的饭,承谁的情,便为谁卖命。就算我没看过庄家的家规,我想这也是庄家从小的教导才对。” 庄策有些惊讶的看着她,这忠狗般的想法虽然是庄家对外的家训,被权贵整日暗地里嘲笑,庄家也要在外如此表现,可庄家人并不是真这么想的。 我们只是披着犬皮在行狼事而已! “祖父,话我已经讲完,可以走了吗?”庄柔也不嫌自己的话丢人,反正谁信谁傻。 庄淳善一直没说话,此时才开口道:“你可以回去了。” 没有喝斥,也没有威胁利诱,他轻描淡写的同意庄柔离开了。 “多谢祖父,我会在此地游玩几日,之后便会回大昊,倒时就不惊忧父了。”庄柔起身拱了拱手,像个接了任务要告辞的属下。 庄淳善微微一笑,摆手让她离开,“庄策,你送一下。” “是。”庄策起身领着庄柔离去。 屋中只剩庄淳善一人,他走到书房中,拿出一本奏折,起笔沾墨。 思索片刻,便在上面飞快的书写起来。 “臣有一孙女,名柔……”

章节目录

美人持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正月初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正月初四并收藏美人持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