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想到,自己最后还是落入厉鬼王之手,想一想自己这一生也太憋屈了,任何一种死法,也不能死在自己的管辖之内,日后如何见老谷王。但人的生死又岂是自己所能决定的?生死在天啊!李笑天临死前发出无限的感慨。 生死一刹那间,北冥峰主晁魃从怀里掏出观音萨净瓶,催动自己体内的佛海真元,汇聚用右掌,一股巨大的真元伴随着佛咒文,飞进悬在面前的瓷瓶。此刻,净瓶里的几滴甘露水圣,直接飞出,飞进捆扎在李笑天与嬴果智身上的水晶飞丝内。 水晶飞丝闪着清凉涤荡人心的佛光,融入其内,水晶飞丝化作缕缕明净之水,滴入波涛滚滚的厉鬼河,滴落的鱼、虾等动物又欢快地在厉鬼河内游动着。 断了水晶飞丝,李笑天与嬴果智返身飞起。眼看到嘴的东西,却被弄飞了,厉鬼王岂肯罢休?双手一挥,惊天水柱般的两个巨手,朝着李笑天与嬴果智抓来。李笑天赶紧使山神魔尊的真元,小山从口里喷出,极速形成一座高耸云霄的青灰巨山。 阻断了厉鬼王的巨形水手来袭,厉鬼王这双手被这突然出现的巨山撞击的不断毁去。气得厉鬼王哇哇直叫,“气煞我也,气煞我也!”但不甘心,厉鬼王仍用巨大的两股水柱臂冲击着横亘在自己眼前的大山,碧天的水花四溅,但仍不能撼动这巨山。 厉鬼王岂肯放弃这到手的遨游天下、一展雄风的机会,再次催动体内水云真体功,闪着无数黑球团,通过巨水臂向青灰大山飞去,“轰轰轰”一连串地暴炸山,青灰山石开始“哗哗”地落入厉鬼河内,山有一丝在晃动起来,不断出现裂纹。 李笑天看到这危险一幕,强行催动山灵霸体神元,强大的黑气飞出,及时巩固了欲毁的山体。“诸位快撤!不必恋战,不必管我,我在这里与这厉鬼王交手,拖住他!” 眼看就要胜利,没想到这个欲破的山体再次被李笑天的真元给凝固强化好了。水涨船高,厉鬼王再次提起水云真体功,整个厉鬼河内的水都随之咆哮起来,猛击青灰大山,山体顿裂开,“轰轰”山体化作巨石与碎石雨,不断落入厉鬼河内,砸得下面的厉鬼一片嚎叫,哭爹喊娘。 厉鬼王看到李笑天他们正往厉鬼河外撤。 厉鬼王暗庆,好险啊,差一点就被这座大山耽误了自己的大事,遮住了自己的视线,让这伙贼人逃脱,那我岂不就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兄弟我给我把他们都杀掉,我要带着大家离开这厉鬼河,去外面看属于我们更大的世界。”厉鬼王高吼着,一声令下,整个厉鬼河内一片杀气腾腾! 不过,此刻更多的是万仙死谷的弟子死亡。看到这生死决择之际,李笑天毫不犹豫地向北冥峰主晁魃命令着,“快把他们都杀掉,不要再犹豫不决了。”“是的谷王!” 别看北冥峰主晁魃一脸络腮胡子,人粗脸横的外相,实际人心细,是佛法有缘人。你看他,佛海真元催动玉观音静瓶里的柳枝,绿叶闪着佛法绿意光芒,纷飞而出,顿化作一把把柳叶弯刀,众厉鬼挨着就死,化着白云团,消散而去。 这时厉鬼王犹如一尊大魔神,飞速从历鬼河内冉冉飞起,全身是透明无物一般,提起水云真体功,无数水晶碧玉剑,随着双手“哗哗”响,飞向万仙死谷的众弟子,修为低下者死伤一遍,伤者落入厉鬼河内,自然成了河里厉鬼的盘中餐,瞬间被吃得只剩一堆白朵,沉入河底。 “擒贼先擒王,不必对何内的厉鬼大开杀戒,只需拿下厉鬼王即可!”李笑天重新调整了部署,作战方案,话语一出,北冥峰主晁魃绵密的柳叶弯刀朝着厉鬼王飞去。这时厉鬼王的水晶碧玉剑与一把把佛法绿意柳叶弯刀碰撞在一起。 佛法绿意柳叶弯刀不断摧毁着水晶碧玉剑,化作水滴,掉入厉鬼河内。“没想到啊!就这个破绿叶还有这么大的法力。”厉鬼王再次催动水云真体功,这一次,天空中的白云瞬间朝着厉鬼王周身凝聚,厉鬼王再次挥动双臂,双臂内流动水气“轰轰轰”响,欲吵爆众人耳与头。 很多万仙死谷与厉鬼妖们放弃双方打抖,双手堵住这震天响,保护自己的耳膜头不被爆裂。其中手慢者,有的暴头而亡,有的永远成了聋子。水晶碧玉剑更是碧玉晶光闪耀,寒气逼人,光芒所到之处,河水裂开,草木皆被割断,“哗哗哗”、“砰砰砰”不断掉落下来。 再看水晶碧玉剑与佛法绿意柳叶弯刀碰撞在一起,佛法绿意退去,只剩一片绿叶往下飘落。数把水晶碧玉剑飞向北冥峰主晁魃,北冥峰主晁魃再次动用佛海真元催动玉观音静瓶里的柳枝,但仍不能改变危局,数把水晶碧玉剑直飞晁魃面门、胸口等要害处。 败局已定,吓得北冥峰主晁魃面如土色,最后大喊着,“谷王,你赶紧带着大家撤吧!我来生再做您的手下了。”一个悲惨凄凉的声音响彻在这厉鬼河的上空。 阴风怒吼,好一个凄惨!

章节目录

天煞邪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草根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草根汪并收藏天煞邪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