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的上策,在赵桓看来有些残忍,但是非常符合大宋的利益。 而且执行的难度极低。 【静观其变】 岳飞已经通过探马知道了西夏人在河套地区的所作所为。 李仁忠率领军卒的士气很高涨,原因就是他在肆无忌惮的纵兵劫掠。 围城的时候,不光城池的守军会士气低落,围城的士兵同样也要面对这个问题,而李仁忠的解决办法,简单、粗暴而且行之有效。 纵兵劫掠带来的不仅仅是士气的增长,还有抓捕的百姓可以充当攻城的先锋。 最主要的是劫掠获得大量的财富,刺激士气。 岳飞基于此,给了赵桓一条上策。 虽然看起来有些残忍,但是对大宋极为有利。 静观其变。 就是大宋看着李仁忠纵兵劫掠,看着他们自绝与百姓,看着他们在河套经营近百年的民心,一朝耗尽。 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孙翊也把新兵训练得当,而东胜卫的城池变得稳固,东胜卫的军监变得完善,守城变得简单以后,孙翊再带着燕京军守东胜卫,换防岳飞。 岳飞从东胜卫不管是去征伐西夏,还是去上京路征讨,都有了更大的转圜余地。 到时候,岳飞出击,不管从哪个方向,西夏人都没有抵挡的能力。 而静观其变的目的,也不仅仅是为了让大宋有了些许的战略缓冲的时间,还为以后的统治,奠定了基础。 河套地区的百姓构成极为复杂,党项人、羌人、黄头回鹘人甚至还有传闻中的大食人在其中。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啊。”赵桓将手中的札子放在了案上。 岳飞作为一个统帅,没有让自己失望,三条策论都是有理有据。 赵桓犹豫了很久,看着这三条策论,左右为难。 下策执行起来最简单,但是后患无穷,赵桓最后决定舍弃。 人妻虽好,但是赵桓还是以国事为重。 中策执行较为困难,而且还可能会有东胜卫丢失的危险,而且还可能造成重大的损伤。 上策执行起来即简单也受益无穷,坐等西夏人自己作死,然后大宋天兵至,收复人心。 在河套的问题上,也有一劳永逸之功效。 西夏五万兵卒在河套地区的劫掠,其实已经彻底激怒了河套的百姓,本来想要对西夏尽忠的百姓,这会儿也应该对西夏人,咬牙切齿了才对。 西夏人再想进入河套地区,那就不像现在这么简单了。 河套的百姓不用大宋许下任何的承诺,就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们会让西夏大兵,知道什么叫陷入了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 赵桓忽然想起了当初在大同城下,他想要下令,让大宋军卒在攻占城池的时候,尽量减少百姓平民的伤亡。 但是被种师道拦下了。 不应该用大宋军卒的命,换取大同百姓的命。 种师道站在了一个将军该有的立场上劝谏,赵桓同意了种师道的说法。 但是大宋官家的仁慈,依旧让大宋的军卒们在执行中,没有对百姓下手,而是只找金人。 赵桓很想选第二道中策,去拉拢一波河套地区百姓的民心,说的高大上点,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而且赵桓相信自己的命令,也会被岳飞所执行。 岳飞这个人的性子就这样,轻易不会在大事上反对自己。 但是他最后还是选择了上策,督促孙翊好好训练新军。来年开春再战。 河套百姓的命是命,大宋军卒的命就不是命了? 军卒也是爹妈生养的血肉之躯。 冬日行军作战稍不留神就是冻伤、冻死一片,甲胄变得生脆,战阵冲突会有更多的伤亡。 岳飞手下的兵卒河间军是大宋的精锐。 但是再精锐的军卒,他们已经征战了一整年了! 河间军卒已经去年秋末开始剿匪,从京畿路转到了关中,再打到了太行,行军燕京途中,还平定了一个连云寨。 天德州之战更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一场硬仗。 连续两次探底西夏,又转战到了上京路威慑恐吓了一番克烈部。 之后归来之后取河套,再行军至坤仪州转回奉圣州。 一年都没停顿的河间军,是一只常胜之师! 但是转战万里的他们,也需要修养。 当初的大宋西军为何在伐辽之战中一溃千里,和赵佶那什么狗屁不通的招降战略有关,也和大宋西军连年征战无喘息之机有关。 河间军再强行上阵打西夏进犯之军,即使是常胜,再战再胜! 牺牲的军卒也会很多。 赵桓仔细权衡了利弊,河套什么人都有的百姓和河间军的军卒的命,他仔细在心里称了称,最后他觉得河间军的命,比河套百姓的命值钱多了。 华夷之辨依旧比较盛行的大宋,为了河套百姓拼命的事,赵桓实在是做不出来。 当初放金国百姓进关的时候,赵桓也是汉儿优先的原则。 赵桓最终的决定了选择了上策,他靠在椅背上,望着大殿上的华灯发呆。 “系统,你说朕是不是也变得越来越像一个皇帝,变得有选择了?屠龙者终于长出了恶鳞?朕居然选了上策。”赵桓喃喃自语的说着。 【……】 赵桓嗤笑了一声说道:“你倒是说说呀。” 自从他这个皇帝的权势越来越重,朝臣们对他也越来越尊重,而这种尊重有变成崇拜的趋势。 就连李纲现在都不那么刚了。 【慈不掌兵,你的仁慈现在只能普照宋境。】 “慈不掌兵吗?”赵桓愣愣的问道。 【换句话说,其实你的大宋还不够强啊!你的拳头还不够硬啊!打个比高句丽还要废物的金国,都已经这么费劲了,你还想将仁德普照到力不能及的地方吗?】 【你的拳头还不够大,还不够强,你想当天可汗,可是德不配位啊!】 【你需要,以德服人!】 赵桓哭笑不得看着眼前的字幕笑着摇了摇头,系统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指本心。 德不配位,以德服人。 这里的德可不是仁善之类的虚妄的精神修养,而是手里掌控的力量不够强大。 “官家,回京的事准备的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动身?”赵英又从阴影里窜了出来问道。 官家显然是政务暂时告一段落,赵英看着官家发呆回过神来,赶紧走了出来。 “回京啊,后天吧。”赵桓打着哈欠说道。 夜已经很深了,他已经有些犯困。 赵桓回京的原因很简单,北方战事陷入了焦灼了垃圾时间,大冬天的北方,已经不适合打仗了,只有小规模的冲突。 还有一个时间,就是那个屡次拿李清照说事的家伙,再次跳了出来。 而这一次程褚终于抓到了这个人的尾巴,顺藤摸瓜的拉出了一大片的人,他必须赶回去坐镇汴京。 这个人出乎了赵桓的预料,但也在情理之中。

章节目录

回到北宋当明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吾谁与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谁与归并收藏回到北宋当明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