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身仙力为引,朝着前方打出一道攻击,而后和身前的空间引起共振,小范围改变那一方空间之中的法则,形成一道陌生的空间,造成禁锢效果。 长了手和脚的圆石,原本急速冲向楚云的身体犹如陷入了泥潭一般,瞬间变得格外缓慢。 紧接着,楚云右手再次朝着圆石狠狠挥击了过去,一道凌厉的剑气划破长空,穿越空间的距离,顷刻之间杀到这圆石身前。 轰隆隆…… 剑气直接落在圆石上,爆发出一阵巨响,紧接着,耀眼的白芒在这片空间之中传来,耀得人睁不开眼。 楚云看不清那圆石所在之地到底发生了什么,但自己的攻击已经落在了对方的身上,估计这诡异的东西可能会就此消亡。 白芒不断在这片残垣断壁之中交织,爆裂的能量充斥四周,若是有大罗之下的仙人踏足这里,绝对会被这里狂乱的力量给撕得粉碎。 “咔咔咔……” 爆炸声中,夹杂着一阵‘咔咔’声响,耀眼白芒笼罩的空间之中,见不到圆石所在到底发生了什么。 毫无疑问,那诡异的家伙并没有遭受到毁灭性的打击,不仅如此,说不得它现在还在蜕变。 之前只有双足,后来被自己击飞之后,又进化出了双手,现在该不会连头颅也进化出来了吧? 楚云这么猜测着,同时对鸿蒙神树说道:“老鸿,你能看见里面的情况吗?” 鸿蒙神树说道:“看到了,那家伙的头颅长出来了。” 他在这里似乎并没有神识不能动用的限制,楚云在这里不能动用神识,仅凭肉眼,是看不到现在战场之中的情况的。 鸿蒙神树却能看得清清楚楚,或许是因为生命结构的不同,导致它所看到的方式也不一样。 楚云听见他的话,神色微微一凝,猜测成真了。 或许,那家伙长出头颅之后,战力又提升了一大截! “咦,此地到底是什么地方,为何拥有如此浓烈的杀气?” 便是在此时,一个惊疑的声音传入楚云耳中,定睛一看,是一位年龄约莫二十岁的青年,对方一袭白衣飘飘,不染丝毫尘埃。 在楚云看向他的时候,他也看到了楚云。 打量了楚云一番,那白衣青年问道:“此地是什么地方?这里为何有如此浓烈的杀意?” “不知道!”楚云摇了摇头。 自己是通过天罪城的大坑来到这里的,这白衣青年显然也是通过类似的隧道来到此地的。 在他的背后,楚云也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甬道,这家伙,正是从那甬道之中走出来的。 “吼!” 就在这时,一声嘶吼传来,震荡得整片空间都在颤抖。 楚云闻言,神色微变,飞龙诀的力量,难不成没有对那圆石造成任何伤害? 耀眼的白芒渐渐消失,一股恐怖的气息从圆石所在的地方传递出来,让楚云感觉到了一股压力。 白衣青年也瞬间把目光放到那圆石身上,看了一眼,惊诧道:“这是什么东西?是傀儡还是另类形态的生命?” 一颗圆形的石头长出了手、脚和脑袋,已经完全变化成了人的形状。 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约莫在太上四阶左右,和楚云的修为持平。 这家伙,之前只是个初入太上的断裂石柱,现在长出脑袋之后,修为竟然提升到了太上四阶! 若是这里所有的圆石都能有这种效果,自己可就危险了! 圆石,亦或者说,石人。 它的身上现在勾勒出了一道道血色的纹路,不像是符文,却又和符文相似,正散发着淡红色的光芒。 它的身体此时就像是一个漩涡一样,正在吸收着游荡在这空间之中的精纯杀气。 每一缕杀气没入它的身体,它的气势便又强上了一分,仅仅片刻功夫,杀气便充斥在它的身体周围,凝聚出了一把血红色的长枪。 长枪鲜艳欲滴,好似以鲜血凝聚而成。 石人手握长枪,身上的气势狂暴的席卷四周,让空间不断扭曲变形,像是随时都要蹦碎一般。 拿到了长枪的石人,现在的力量又增强了,虽然没有突破到太上五阶,但也相差不了多少! 白衣青年见到场中的石人,神色微微一凝,而后飞速闪身,退到了一旁,原本就和楚云有一段距离,现在拉得更开了。 紧接着,白衣青年问道:“朋友,这东西似乎并不好对付,需要我帮你一把么?” 楚云看了一眼跑得远远的白衣青年,有些无语说道:“不用了。” 这家伙要是真有心帮忙的话,就不会躲那么远了。 石人就在自己的面前,他拉开一段距离之后才和自己说这话,这完全就是随意的一句反问嘛。 “邪恶在正义面前永远没有生存的土壤,给我灭!” 便是在此时,低沉的嘶吼从石人的口中传来,恐怖的音浪从它的口中不断涌出,疯狂杀向楚云。 空间在震荡,以石人此时的力量,它的攻击是绝对可以粉碎外界的空间的,但是在此时,却只是起到了震荡效果,想要打碎这里的空间,这一股力量,完全不够! 震荡,只是传播力量的一种方式,楚云这一刻陡然发现,这里的空间绝对比外界的空间要坚固,至少,不是轻而易举就能粉碎得了的! “邪恶?你们才是真正的邪恶!” 楚云声音一落,强大的力量陡然从他的身上爆发,他探出自己的右掌,对准前方的石人,掌心之中,一道匹练陡然喷出,犹如一道剑气,纵横捭阖,一举粉碎石人的音浪,一往无前,杀向石人的脖颈。 两者交战的能量在虚空之中交织,激荡的能量朝着四周宣泄,空间不断扭曲,这广场之上的残垣断壁再一次遭受到破坏,所有的石头、石柱、以及其他建筑的残体不断在这宣泄出来的能量之下粉碎,犹如末日降临! 远处,那白衣青年神色微变,第一时间把自己的身法提升到极致,再一次拉开距离。 “太上四阶?没想到,此人的修为,竟然与我相差不了多少!” 白衣青年微微皱眉,他看了一眼广场上的状况,最后身形一闪,转身踏入了另一头的一条漆黑的甬道之中。 楚云其实一直都在关注这白衣青年,这家伙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有些诡异,现在他正在和石人交战,白衣青年在一旁袖手旁观,有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青年在外面守着,自己又怎能安心和眼前这石人大战? 即使是现在,对方突然离去,难不成,他之前就没有遭受到这里的怪物攻击? “邪恶永远无法在正义的光耀之下存在,正义之光,粉碎一切邪恶!” 就在此时,石人的身上陡然绽放出一阵血色的光芒,他手中的长枪高高举起,无数鲜红色的光芒不断的从四周涌入到它的长枪之上,好似鲸吞海水一般。 这些红芒都是杀气,原本是看不见的,但经过石人的引导,已经显化出了形态。 每一缕杀气都非常精纯,是完全可以用炼神诀吸收炼化,转为精纯魂力的东西。 但是现在,杀气变成了真正的杀招,那长枪此时犹如远古凶兽一般,带着凶悍的气势,让楚云不得不把所有注意力放在这长枪之上! “邪恶?我若是邪恶,那你又是什么?” 他怡然不惧,体内的仙力快速流转,在体表形成一道白色的防御,犹如水流一般,不断的循环流动着。 在这防御之下,还有一层坚不可摧的仙力防御,这才是真正的主要防御,体表流动的白芒,不过是作为削弱对方力量的一种手段。 同时,飞龙诀他已经开始运转,融合和大衍刀剑术的飞龙诀,比之原来的任何一种功法都要厉害。 他并没有主动出击,他在等,等这石人动手。 无论是之前甬道之中的软体动物,还是现在这石人,口口声声都说自己是邪恶,这些诡异的家伙,到底凭什么这么说? “正义之怒!” 石人手中的长枪此时已经蓄势完毕,它往前轻轻踏出一步,右手猛然朝着楚云一指,长枪受到引导,跨越空间的距离,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势,杀至楚云的身前! 咔嚓! 体表那一层流动的白色防御直接破碎,长枪的威能不减,笔直杀向楚云的头颅。 这一刻,楚云毫不犹豫的展开反击,一道刀影陡然从他的身体之中飞出,带着霸道无匹的气势,狠狠斩向长枪的枪尖,要把它给劈成两半。 滋滋…… 一阵刺耳难听的声音从两者的交战中心传出来,长枪在大刀虚影的攻击之下,竟是直接被从中劈开,横刀断水,变成两截的长枪,犹如水流遇到了拦截,自动分化成两半,避开了楚云的头颅,重重朝着后方激射而去。 破坏长枪的瞬间,一道剑气从他右手指尖飞出,带着凌厉的气势,以迅雷之势,顷刻之间杀至石人的面前。 剑气凌厉,天威煌煌,重重刺在石人的眉心。 霎时间,石人体表的血红色陡然大盛,照耀着整座广场。 剑气被拦截了下来,它体表的红色光芒拥有超强防御,剑气距离石人的眉心就那么一毫的距离,却是再前进不了分毫。 楚云能感觉到自己的剑气正在被它体表的那一层红色光芒消磨,恐怕要不了多久,这一击的力量便会被消磨殆尽。 但他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上,这一击,根本就不是他的杀招。 他也没有指望自己这一招把这石人给杀死。 已经相当于太上四阶的石人,根本没有这么容易被杀死! 这刹那,楚云左手轻轻抬起,巴掌之上仙力不断凝聚,最后形成一道两寸大小的白色光球,而后猛然朝着石人投掷了过去! 说是投掷,其实那速度已然跨越了空间的距离,抛出光球的瞬间,空间规则之力已然动用,让周围的空间震动频率和自己的光球保持了一致,顷刻之间出现在了石人的面前。 光球,完全是以仙力压缩而成,看起来虽然只有两寸大小,但其中所蕴含的能量,却是足以把普通的太上四阶仙人给秒杀成齑粉! 光球杀至,石人身上的红色光芒陡然分化出来了一缕,形成了一只鲜红色的巴掌,带着浓烈的杀意,狠狠朝着光球抓了过去! 这刹那,楚云的嘴角勾起一抹计谋得逞的冷笑,而后身形一闪,快速后退! 轰隆隆…… 石人的大掌抓到光球的瞬间,光球陡然爆炸,狂暴的能量让周围的空间不断扭曲,无处宣泄的能量波动疯狂朝着四周逃逸,毁坏着这本就是残垣断壁的广场。 “就你会爆炸?” 和石人拉开了一段距离的楚云不屑一笑,这一招,还是他突发奇想,从石人的身上学到的。 之前自己几次攻击落在他的身上,他总能把那攻击转化为爆炸能量朝着四周宣泄,让自己的攻击无效。 这一次自己主动引爆自己所汇聚起来的仙力,就不信不能对这家伙造成伤害! 白芒淹没了石人的身体,爆炸声响掩盖了他的声音,让楚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它所处的空间,好似湮灭一般,所有在它周围的物质都直接化作齑粉,空间已经扭曲成了麻花形状,却始终没有直接被打碎。 楚云不知道这一击能不能弄死这石人,现在他的目光已经放到了距离爆炸中心不远的空间之中,那扭曲的空间已经肉眼可见,地上无数的石头被磨灭成齑粉,最后又直接气化,变成天地之间最为原始的气体,飘荡在四周。 耀眼的白芒持续了约莫三息时间,最后渐渐熄灭。 渐渐地,爆炸的中心开始露出了它的真容。 石人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圆滚滚的三尺石柱,正是之前石人还没有变形的形态。 “没有磨灭?” 楚云有些愣神。 就刚刚那一股爆炸的能量,竟然没有磨灭这石柱,只是损毁了它长出来的四肢和脑袋。 圆滚滚的石头躺在地上没有再动弹分毫,那遍布在圆石体表的血色纹路,也已经黯淡无光。 这似乎是意味着石人已经死了,但是它的身体,却没有被磨灭,依旧残存了下来。 “好东西啊,相当于七品仙器级别的材料了,若是用来祭练一番,绝对可以炼制成七品仙器!” 便是在此时,一个玩味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定睛看去,那之前踏入了甬道之中的白衣青年已经出现在了圆石身边。 他说出这番话之后,右手轻轻对着地上的圆石一挥,石头瞬间消失不见,竟是被他给收入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中。 见白衣青年的举动,楚云神色一冷,双眸之中爆发出两道精芒,杀机浮现。 “我在这里杀敌,你来抢夺我的战利品,谁给你的勇气?” 他是真的动了杀心,来路不明的白衣青年,自己杀死这圆石诞生的灵智,留下的圆石完全可以作为炼制七品仙器的材料了。 可这家伙竟然直接出手抢夺,他难道就不怕死? “哈哈,谁给我的勇气?” 白衣青年笑了,笑了一会儿,见楚云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浓,他神色一正,说道:“天王宗!” 喊出‘天王宗’这三个字之后,白衣青年又停顿了一会儿,说道:“本尊天王宗云缥缈!” “天王宗云缥缈?”楚云诧异看了他一眼。 云缥缈见楚云脸上的惊诧,微笑道:“本尊是否有这个勇气抢夺你的战利品?” “哈哈,没听过!” 这话一落,楚云闪电出手,右掌抬起,猛的一巴掌便朝着云缥缈拍去。 空间禁锢的力量瞬间使出,以云缥缈为中心,方圆三丈的空间犹如泥潭,立即限制了他的行动。 紧接着,楚云身上一道剑芒冲宵,对准云缥缈便狠狠斩杀过去。 所有的一系列动作几乎都是瞬间完成,根本就没有给云缥缈反应的时间。 噗…… 剑气斩在云缥缈的身上,一声脆响传出,他掌心之中已然出现了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但是铜镜现在已经断成了两半,显然是不能在动用了! “偷袭?” 云缥缈怒了,他死死盯着楚云,说道:“很好,原本打算收了你这战利品,便饶过你一命,没想到本尊竟是被你偷袭,害得我损失了一件六品仙器,今日,唯有拿你的性命来补全我的损失!” “你配么?” 楚云不屑一顾。 声音一落,飞龙诀已然施展出来,一条真龙的虚影从他的身体之中直冲天穹,带着恐怖的威压,狠狠朝着云缥缈镇压过去。 真龙所过之处,空间剧烈颤抖,好似随时都要蹦碎一般。 当真龙从天穹俯冲而下,无数道凌厉的剑芒、霸道的刀芒立即从真龙的口中喷发,每一道刀剑残影都带着绝杀之力,要斩杀眼前的云缥缈。 云缥缈却是早已经有了防备,看着楚云的攻势不断落在自己的身上,他抬手轻轻一挥,一面盾牌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 盾牌只有一米大小,但是却被他高高举起,顿时一道方圆三丈的虚幻的盾牌出现在他身前。 这时,所有的刀芒、剑芒落在他这虚幻的盾牌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竟是没有打碎他的这盾牌! “死!” 等到飞龙诀所有的力量消耗殆尽,云缥缈手中的盾牌轻轻朝着楚云一挥,霎时间,一座山岳的虚影陡然凭空浮现,以泰山压顶之势,朝着楚云狠狠镇压而下! “给我破!” 楚云抬手便是一道剑芒朝着天穹的大山虚影挥击过去。 剑气所过,山岳瞬间从中断裂成了两半,可是却不能阻拦山岳降落的趋势,泰山压顶,势大力沉,剑气不能直接把这大山给震碎,那残存的力量,依旧镇压而下! “你若是听说过本尊的名号,就应该知道本尊的成名绝技,以你这种程度的攻击便妄想粉碎我的攻击,你是还没睡醒吧?” 云缥缈没有再继续出手。 他手中的盾牌也重新收入了自己的空间戒指中。 现在,他就背负着双手,犹如看戏一般,冷眼旁观。 楚云对于他的话置之不理,山岳已经被他给从中劈开,剑气已然冲破了这地底,恐怕已经冲到天穹之上了。 但是被劈成两半的山岳依旧镇压而下,那沉重的气势袭来,还没有压在他的身上,他便感觉自己身负一座大山,要把他给压趴下。 “灭!” 一击不行,楚云再次发动攻击,无数道刀剑虚影不断从他的身体之中飞出,冲向山岳之中横冲乱撞。 山岳不断被切割,顷刻之间,俨然已经化作了无数细小的碎石。 但那沉重的气势依旧还在,他并没有摆脱。 云缥缈甚至在旁边点评道:“哈哈,你是我见过最傻的仙尊。你以为本尊的攻击是以山岳镇压你,殊不知这是规则之力,是属于大地的规则,这沉重的力道,其实是来自于你脚底!” 这番话说完,云缥缈便再次出手了。 他右手在背后掐动了一个法决,那碎成了无数碎石的山岳,突然停止了下降,悬浮在了楚云的头顶。 但楚云依旧感觉到自己身上好似背负着一座山岳,沉重得让他几乎直不起腰。 云缥缈此时又道:“还得感谢你帮我斩碎了这山岳,否则让我亲自来弄,还得消耗一些仙力。” 说罢,所有的碎石犹如流星天降,带着急速,疯狂朝着楚云攻击过去! 该死! 中计了! 察觉到危险,楚云一咬牙,异魔体在这一刻毫不犹豫的施展出来! 犹如洪荒蛮兽一样凶悍的气息从他的身上传来,突然暴涨到十米的身体,好似是为战斗而生的生物,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带着恐怖的威能! 异魔体! “魔·神威!” 楚云低吼,右拳狠狠朝着地面攻击过去,对于那山岳所化作的碎石对自己所产生的攻击,竟是完全没有理会! 他对自己的异魔体有信心,现在只需要摆脱对方的规则之力,也能如这云缥缈一样轻松! “我去,你是个什么怪物?本尊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玩意儿?” 云缥缈见到楚云突然使出异魔体,改变自己的身体形态,在远处大呼小叫起来。 话音刚落,他便感觉自己的大地规则受到了猛烈的冲撞,楚云这一击狠狠的落在了大地上,霎时间,一声‘咔嚓’声响传来,好似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一般。 这刹那,原本感觉犹如山岳一般的重量压迫在自己的身上,伴随着这一声‘咔嚓’声响传出来,他身子一轻,所有的重力全部消失! 这时,他直接挥动双翼,那如流星一般降落在他身上的那些石头虚影,不断的被湮灭成为最原始的气体,完全无法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紧接着,楚云身形一闪,笔直的朝着云缥缈杀去,那如锋利钢刀形成的双翼,带着粉碎一切的力量,顷刻之间杀至云缥缈的面前,要把他给绞杀成碎片! “很有意思!” 云缥缈怡然不惧,他说话之时,手中盾牌再一次出现,就随意的搁置在自己的身前。 异魔体状态下的楚云双翼所携带的锋利完全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在此时朝着云缥缈杀去之时,却是全部被他的盾牌给拦截了下来! 嘎嘎嘎…… 双翼和盾牌交织,发出一阵难听刺耳的声音。 云缥缈一脸的风轻云淡,还饶有兴致的问道:“喂,你到底是个什么怪物玩意儿?你这样子,好像就是为战斗而生的啊!” “死!” 被这云缥缈一次又一次的挑衅,楚云是动了震怒。 但是双翼切割在盾牌上,竟是无法突破防御,这家伙手中这盾牌,很是了不起! “哈哈,你可没有能力杀我。见你是稀有妖兽的份上,我给你一条生路,留在本尊麾下当个坐骑,日后本尊指点你两句,说不得能让你踏入更高境界!” 云缥缈的嘴格外的毒。 任谁听了这番话,都得生气。 楚云也不例外,但此时却是压根就没有理会,依旧以自己的双翼切割着他的盾牌。 云缥缈见状,又道:“没用的。哎,你们这些妖兽的智慧就是这么低,也就靠着一股莽劲对敌。这双方交战啊,实力很重要,但智慧也不可或缺啊!看来以后还得给你找点灵药开开灵智!” 楚云无动于衷。 他其实很少在异魔体状态之下以自己的双翼去对敌,他现在想试试自己这双翼到底有多厉害。 很遗憾,面对云缥缈的这面盾牌,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效果。 一直攻击,浪费的只是自己的力量罢了! “喂,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头铁……” 话刚说到这里,一股危险的气息陡然从云缥缈的心底升起。 他不敢有丝毫大意,身形一闪,准备就此离开。 但是已经晚了,一把长剑,已然出现在了他的左后方。 一把大刀,出现在了右后方,从左右两边封锁了他的退路。 就在他的身形刚刚闪烁之际,洞天刀和水月剑陡然穿刺而来,不见有多强烈的能量拨动,却是瞬间落在了云缥缈的身上! 云缥缈勃然变色,连忙拿着自己的盾牌格挡过去! 噗呲…… 洞天刀犹如切豆腐一般,把他的盾牌给直接劈成了两半。 水月剑袭来,一阵‘咔嚓’声响不断从云缥缈的身上传出,把他那一身防御宝物给斩成碎片。 同时间,没有了盾牌抵挡楚云攻势的云缥缈,他的双翼已然落在了他的身上,重重斩在了他的脖颈! 砰! 然而,就在他即将斩下云缥缈的脖颈,要粉碎他灵魂之时,一阵耀眼白芒从他的身上爆发,而后带着一股强大的震荡力道,楚云的身形不由自主的倒飞出去! 有大能在他身上留下保护! “该死!师尊留在我身上的一缕灵识,竟是被你这弱小的虫子给我激活了!” 这刹那,云缥缈神情狼狈的盯着楚云,他一双眸子变得通红,身上的杀意毫不掩饰,仿佛要把楚云给绞杀成渣滓! 楚云对于他的话充耳不闻,他直接收回了自己的水月剑和洞天刀,刚刚两者的偷袭竟然没有起到效果,只是打碎了对方身上的护身仙器和盾牌,实在是有些可惜。 不过,也是自己没有全力运行这两件兵器,否则的话,这云缥缈又怎有存活的道理? 让他没想到的是,这自称是来自天王宗的云缥缈身上竟然还有大能留下的一缕灵识,在遇到危机之时触发,由此可证明,这家伙在天王宗的身份地位绝对不低! “以蛮力破除我的规则之力,以宝物斩破我的七品仙器玄龟盾,破除我身上一身护身仙器,无视我所修行的大地防御,你这怪物,带给了我很大的意外!” 低沉的声音从云缥缈的口中传出来,没说一句,他都心痛一下。 他踏入仙尊,领悟的乃是大地规则,本身就侧重防御。 同级别之中,根本没有人能破坏他的防御,但是眼下却被一位太上四阶的仙尊把自己的防御给破了不说,竟然还打碎了自己的玄龟盾。 而且,最后那一下,若不是自己师尊留在自己身上的一缕灵识,怕是那锋利的双翼,能把自己的脑袋给割下来! 明明只是一个太上四阶的小家伙,甚至连规则之力都领悟得非常的粗浅,竟然能对自己造成这般伤害,这完全是他所没有想到过的事情! “不过,你身上那两件宝物,应该可以弥补我的损失了。你这种妖兽我从没有见过,应该是新物种,我得好好解刨你的身体,研究一下你的身体结构!” 低沉而压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来,杀意几乎形成实质性的伤害,纷纷涌向楚云。 楚云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他平静注视着云缥缈,说道:“今日争端,乃是你挑起来的。你既然喜欢以猫戏老鼠的姿态戏弄他人,那么今日我便让你见一见,何为猫戏老鼠!” 云缥缈闻言,嘴角勾起一抹阴沉的笑容:“哈哈,你这种怪物,把自己当成猫,还是老鼠?”

章节目录

凌天战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经典名著_言情小说网只为原作者拓跋流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流云并收藏凌天战魂最新章节